花间一壶酒,邀君来共乐。
这儿花酒,还望各位多关照。


语c圈的一只老白透。

我想要粉丝喵~

《知更鸟女孩》
米莉安

       不论何处,黑夜总是最为宽容的, 它包容了太多太多的不为人知的秘密。走在公路边,明月倾斜而下的月光照着前行的路,寒风肆意地侵略着,四肢逐渐冰冷,无所谓的吹个口哨,想道:大概死亡是最好的归宿。心中却响起了另一个声音(信你的鬼话!)

        一切看命,命运之神总是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    “呼……”张嘴随意哈口气,热气接触到冰凉的空气升起一缕缕白雾,就...

{ 2017-10-22 /1 }
 

【维勇】

【小孩子♡】

【ooc有】

        初春将至,樱树枝头空空落落。太阳已升上头顶,阳光映照大地,却依旧清寒入骨。街上空荡荡,偶来路人走过也都是拢紧衣袄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胜生勇利穿着一身蓝色大棉袄,袄边拖地只见一双黑色小皮靴,就像偷穿了大人衣服一般。他抱着一大瓶酱油,走上一阵子路就停下来休息一下。寒风呼啸,胜生勇利顶着寒风卖力地走着,整个人冷得缩成了一团,小脑袋藏在连帽里,小脸被遮住了一大半。...


{ 2017-07-12 /2 /19 }
 


维克托的眼睛到底是什么颜色?

湖绿色?
还是蓝色?

{ 2017-02-25 /5 /5 }

【维勇】
【国王维x祭司勇】【幼时】
【ooc有】

        天微亮,晨光照耀在白色神殿上,泛着淡淡金光。
        胜生勇利一大早便自睡梦中清醒过来,如往常一般洗濯过后向神殿走去。他着一身白色祭司服,浅银色的边纹,裙摆曳地,和大祭司的服装略有不同。他步入神殿,脚浸入神水池中,水及至大腿根,本拖曳至地的裙摆漂浮在水面之上,向四周散开,如一朵盛开的纯白色水仙花,通身纯净。水温寒得刺骨,但胜生勇利早已习惯,走过神水池才来到神殿中央。他跪在偌大的神像前的...

{ 2017-02-22 /2 /40 }
 

我就问一句,你是喜欢跳蛋还是震动棒?

新年快乐!

{ 2017-01-27 /4 }

【维勇】你是我的唯一

【维勇】
【你是我的唯一】
        飞机已抵达俄罗斯上空,胜生勇利靠坐在座椅上,有些疲倦地闭目养神。前几日他借着酒劲向维克托告白了,围观者还用手机将他揽着维克托脖子向其所吻的情景拍了下来。最重要的是,胜生勇利醒来后还清楚地记得他醉后干地那些事,想到这他不由伸手揉揉太阳穴,真是头疼啊!
        本以为糟糕的事也不过如此,不想胜生勇利清醒整理好思绪准备去找维克托时,维克托竟已启程回俄罗斯。他觉得委屈极了,明明是他表白,他又没怎么占便宜,凭什么维克托说...

{ 2017-01-25 /45 }
 

1.她生于北方,是一名北方姑娘。
   我生于南方,却不是一名南方先生。

2.隔着屏幕,我看着她发出的一个比心的表情包,想象着她白净的脸庞浮上一抹红晕,弯眸如皎洁弦月,眸光若散落星辰,嘴角上扬成弧形。
   她应该很高兴。
   我也忍不住咧嘴发笑。

3.我听过她的声音,尖尖细细的,说起话来倒像是在撒娇。
   莫名地觉得很好听,比我听过的任何声音都好听,夜深躺在床上,耳边仍回荡着她的声音。
   很开心,兴奋得有点睡不着觉。

4.她给我寄了礼物,一只白毛大尾巴猫儿。
   我轻抚...

{ 2017-01-23 /6 }
 

【维勇】沉藏在贝加尔湖的玫瑰

【维勇】

【沉藏在贝加尔湖的玫瑰】

       春日的俄罗斯仍似寒冬,清晨阳光照耀大地却无半分温度,屋外积雪深数尺,映照着金色阳光,也让人不由心生几分暖意。

       勇利自睡梦中清醒过来,习惯性地伸手摸摸身边,空荡荡的一片,猛地睁眼,刺目的阳光射入瞳孔令他不得不眯起眼睛:“维克托...”他心中突然升起浓浓的不安感,维克托平日里起得比他要晚,手心所触碰的床单冰凉,可见人已经起来很久了。他想到这不由紧紧地抓住床单,快速掀开被子赤脚便跑下床,推开门...

{ 2017-01-15 /16 }
 

吃饭时间到。
你挺直了背坐在桌前,看着桌对面的维克吃得正欢,顿感不自然,扭扭屁股直感凳子搁人,你抓着筷子一边盯着碗里饭粒一边戳着碗里的饭,思绪也不知飞往了何处。
“宝贝儿~”维克托的声音突然想起,你猛地回过神来发现维克托的俊艳近在咫尺,连忙后仰头视线躲闪只觉维克多目光灼人,敷衍着回答:“嗯...嗯?什、什么事?”
“宝贝儿,刚才在想什么呐?”维克托紧紧地盯着你,戏谑地勾唇浅笑:“是不是在想我呢?”
“没...”你弱弱地反驳却似是在狡辩,低头垂眸,双手不安地抓着衣角边。
维克托突然没再说话,气氛陡然间凝重起来,你手紧握成拳,内心的不安情绪突飞猛涨,你张张嘴正想说什么,却终究是开不了口,话梗在喉咙间进也不是...

{ 2017-01-13 /14 }

道士与姑娘
       四月暮春,正是桃花繁盛的时节。
       桃花镇最北端有一颗百年老桃花树,据说树已结成精魄,每到桃花灿烂之际,镇上花香四溢,整个镇子都能闻到空气中丝丝缕缕的淡淡清香,这也便是桃花镇名字的由来。桃树边有个集市,每日清晨人声嘈杂。
       这桃花树下边有个摊子,摆摊人正是一个小道士,长得倒是俊俏,面白唇红,一双多情的桃花眼,嘴角含笑,着一身黑白道士长衫,衣边破破烂烂却不显半点落魄,引得镇上的...

 
1 2 3

© 花间一壶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